物联网:语义、性质与归类
2018-07-16 22:31  来源:黄映辉 李冠字   评论:0 点击:

进入论坛  我要投稿    Share To My Friends: sina腾讯微博 人人网 QQ空间
每当信息科学领域热议某种技术变革新构想时,学者们自然要追溯并剖析由其首倡者给出的定义,或赞同或质疑,更多的则是修正与补充

引言

    每当信息科学领域热议某种技术变革新构想时,学者们自然要追溯并剖析由其首倡者给出的定义,或赞同或质疑,更多的则是修正与补充。基于对个人卢誉的珍惜,这种原初定义通常都是严谨、简洁和颇有学术味的,例如T.Berners-Lee的语义Web定义和T. Gruber的本体定义。

    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的情况却有所不同:

    (1)没有确定的首倡者。较为公认的说法是,物联网概念的由来可追溯到成立于1999年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Auto-ID中心(2003年更名为Auto-ID实验室)所研究的EPC(electronic productcode)技术。然而,EPC仅是构成物联网的技术手段之一,而非物联网本身。真正对物联网概念的兴起影响最大的是国际电信联盟于2005年发布的那份著名的研究报告。就角色而言。国际电信联盟也只是一个强有力的推动者。可见,物联网概念的提出是一个分散化、渐进化的现象,并不能将之明确归于某位学者的贡献。

    (2)迄今未有公认的学术定义。研究型首倡者的缺失导致了很少有人去深人思考诸如“物联网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之类的理论问题(确切地说,是没有人提出引起争论的话题)。目前的进展主要集中在应用方面,研发机构(例如麻省理工的Auto-ID实验室)致力于物联网技术架构的物理实现;工业组织(例如国际电信联盟)则关注物联网对当今社会的深刻影响。

    (3)政府的主导推进。短短几年,物联网就从学者们议说的新颖构想成为各国政府选择的发展战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总理温家宝都给与了高调的支持。

    推进一个新构想实现的通常轨迹是“科学→技术→工程”。物联网的情况则是:其发展的起点便是现存的射频识别(RFID)技术,人们以此为核心构造网络系统并设法使之工程化,而很少回溯思考与之相关的科学问题,例如“它是什么”、“它与相近术语的区别何在”。

    观念的清晰与准确才能支持行动的无误与效率。在目前人们对物联网构想近乎一致的理解中,有许多说法经不起追问与推敲,讨论并澄清之,很有必要。

    本文尝试探究“物联网到底是什么”。人类为了认知某个新对象而追问“它是什么”时,其实是在期待着3个方面的回答:

    (1)词语意义,指称该新对象的词语的语义是什么。人类依赖于自己的语言来认识世界,“语言是思想的家”(哲学认识论之语言学派的旗帜),人类要接受一个新词语,就必须能够应用自身话语系统中的某些现有词语予以解释之,即分析其语义。

    (2)内部性质,该新对象具有哪此本质规定性。任何对象都是有内容的,这些内容的条理化就是性质性质决定着对象的存在。性质特别是那些有别于其它对象的特有性质是说明对象的唯一方式。

    (3)外部联系,该新对象被归干哪一类。人类要接受一个新对象,就必须在现有的人类活动体系中给它一个合适的位置,即要确定它的上级下属左右近邻是哪些人类活动,分析它与这些相关人类活动的共性与差异。也就是说,该新对象(除非是“第一存在”)必须也只能被归于某类。归类的依据是该新对象的性质与某些现有对象的性质之间的等价关系或偏序关系。

    本文的讨论也按上述3个方面展开:首先界定“物联网(词语)的语义”,其次分析“物联网(实体)的性质”,进而确定“物联网(实体)的归类”。

    观念的清晰与准确才能支持行动的无误与效率。在目前人们对物联网构想近乎一致的理解中,有许多说法经不起追问与推敲,讨论并澄清之,很有必要。

    本文尝试探究“物联网到底是什么”。人类为了认知某个新对象而追问“它是什么”时,其实是在期待着3个方面的回答:

    (1)词语意义,指称该新对象的词语的语义是什么。人类依赖于自己的语言来认识世界,“语言是思想的家”(哲学认识论之语言学派的旗帜)。人类要接受一个新词语,就必须能够应用自身话语系统中的某些现有词语予以解释之,即分析其语义。

    (2)内部性质,该新对象具有哪此本质规定性。任何对象都是有内容的,这些内容的条理化就是性质性质决定着对象的存在。性质特别是那些有别于其它对象的特有性质是说明对象的唯一方式。

    (3)外部联系,该新对象被归干哪一类。人类要接受一个新对象,就必须在现有的人类活动体系中给它一个合适的位置,即要确定它的上级下属左右近邻是哪些人类活动。分析它与这些相关人类活动的共性与差异。也就是说,该新对象(除非是“第一存在”)必须也只能被归于某类。归类的依据是该新对象的性质与某些现有对象的性质之间的等价关系或偏序关系。

    本文的讨论也按上述3个方面展开:首先界定“物联网(词语)的语义”,其次分析“物联网(实体)的性质”,进而确定“物联网(实体)的归类”。

2 “物联网”的语义

    “物联网”是Internet of Things的汉译。中国人对其的正确领会需要解决两个问题:(1)词语internet of things的原本语义为何;(2)汉译为“物联网”是否贴切。

    2. 1“Internet of things”的语义

    名词Internet由派生方式而创。前缀inter-的原义是“在...之间”,也就是对至少两个端点的联接。联接即相互作用,inter-的引申义为“交互”。词根net为“透孔织物结构的东西”。派生词Internet就是“net的联接”或“net的交互”。前者汉译为“网际网”,首位的“网”是被联接的对象,末位的“网”是联接而得的成果;后者对应的则是标准译名“互联网”。现在的问题是:此“网”是“互联的对象”还是“互联的成果”?若与internet严格对应,它是指对象;若看中国人的实际语言交流,它是指成果,即“互联网”是“(局域网)互联(而得的)网”的简称。这里的咬文嚼字,有利于随后对“物联网”概念的透彻分析。

    介词of只有构成为介词短语才能充当语法成分。inter-net of thing,是名词短语,由介词短语of things作限制性定语修饰名词internet,以示其与名词thing、有着一种关系。对于“名词1+of+名词2”的结构,人们通常将之理解为两个名词具有所属关系或同位关系。然而,对于internet of things,其两个名词之间,既不“所属”也不“等同”,只是“相关”,较准确的理解应该是“与thing,相关的internet"。

    名词thing最初是指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冰岛等国家中讨论与决定重大社会事务的政治性集会,直到14世纪才脱离该义而表示“人们所关心的事”工。此情形与汉语极为相似,“事,职也。”(《说文》),进而引申为该官职所负责的公务,至今则被泛化为“人们所从事的活动”。至于thing有“物”之义,则是因为其与“事”的紧密联系,即人们做事的对象、工具和成果都是“物”。物有天然与人工之分,即物质(substance)和产品(product),二者的统称只有用thing表示(尽管其首义为“事”)。因为在物联网中的每一件物品都要附着RFID电子标签即要进行人为的操作,在此意义上,与物联网相关的thing都是“产品”。因为基于电信号或光信号的远距离传愉的对象只能是信息而绝非实体物品,所以此处的thing只能是“产品的信息”

    综上所述,internet of things的语义就是“与产品信息相关的互联网”,其中“相关的”之含义是“产品信息在互联网上流动,以实现共享”。

转载注明:物联网爱好者(www.iotfans.com)
原文链接:http://www.iotfans.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37&id=109

相关热词搜索:物联网定义 物联网概念

声明:本站所转载作品只为分享更多信息,所有文章尽可能注明出处,该作品所有权利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不同意转载,请通知本站予以删除或改正。联系本站:iotfans@qq.com ,投稿请联系:iot@iotfans.com

上一篇:物联网理念成现实“成本降低+模式创新”
下一篇:第二届物联网大会物联网项目“落子”无锡 示范应用成重点

分享到: 收藏